魏沐木

很喜欢你们。

[周叶] 爱人(1)

这是修文。
我也不知道修了点啥。。。大概就是措辞搞得顺溜了点。。。
依旧叶神死亡预警。
不适者请自动右上或左上,不要喷我。

不过反正也没多少人看我放心23333











又是一年平安夜。

 

轮回战队里也早早挂起了圣诞节的装饰。

 

杜明已经开始和其他人商量起了平安夜的出行计划。似乎是商量好了什么,他高兴地跑到周泽楷身边:“队长队长!晚上我们一起去餐厅吃饭吧。”

 

周泽楷笑了笑,却是摆摆手拒绝:“你们···去玩吧。”

 

杜明依旧不死心地想要说服周泽楷,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略带憔悴的眉眼,想起了什么,连忙走上来要拉走杜明:“队长他今天要去看叶······”

 

那个名字还没被念出,杜明就已经幡然醒悟,捂上了江波涛的嘴,完全没了之前的“不拐走队长死不罢休”的气势,假装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飞快逃走。

 

看着杜明的样子,周泽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他的名字,他还在的时候,联盟里人人念起来都是咬牙切齿。

 

在他走后,似乎就成了一块无人敢去碰触的禁忌。

 

 

 

 

 

 

 

 

 

 

差不多,到时间了呢。

 

周泽楷换好了衣服背起包准备出发。

 

江波涛在他离开前叫住了他:“小周,你别太···”

 

周泽楷笑着摇摇头,表示明白他要说什么:“不用担心我。”

他来到花店,拿了早早预定好的玫瑰花。

 

店员看着那么帅气的一个青年想着什么样的妖孽才能收服了这样一个人。禁不住多问了一句:“先生,是送给您爱人吗?”

 

周泽楷低着头摆弄着花朵。就在店员以为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他却蓦地抬起了头。

 

清晨的阳光将他英俊的面庞照亮,他想起叶修的面容,没来由地笑了一下。

 

店员因为眼前仿佛童话的风景而呆滞,却没想到青年在笑了一声之后,极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低下头小心地摆弄花朵。

 

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又小声说了一句:

“是啊,他是我的爱人。”

 

 

 

 

 

 

 

今年墓园换了新的引路人。

 

引路人看着他手里一大捧花朵,微微有些惊讶。大概是在奇怪,看望死者,怎么会有人带这么鲜艳的花朵来吧。

 

他既然答应了叶修每年一束,就不可以失约。

 

周泽楷来到叶修的墓前。他拿出手巾,开始轻轻擦拭稍微积了点灰尘的墓碑。

 

碑上人依旧在黑白照片中没心没肺地笑着,亦如当年他最爱的样子。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是苏沐橙和陈果。

 

“你已经来啦?”苏沐橙红着眼圈笑着和他打招呼,声音有点嘶哑。

 

他向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陪苏沐橙来的陈果知道她有话要和周泽楷说,便对苏沐橙说先在车上等她,然后转身离开。

 

“你还是很想他?”苏沐橙先开了口。

 

周泽楷摇摇头,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苏沐橙打断:“别跟我说已经放下了,这在你身上根本不现实。”

 

周泽楷只能将到嘴边的话默默咽了回去。

 

苏沐橙将手中的天堂鸟放下,理了理耳边垂下的散发缓缓开口:“他是我这辈子,除了我哥哥,最爱最珍惜的人。哥哥在的时候,还没有联盟,也没有嘉世,两个人就一起帮网游里的公会打工赚钱。

我哥哥走了以后,就是他一直在照顾我,一个人没日没夜地研究战术,训练,打比赛赚的钱,除了日常的生活开支,全都给了我,我的学费,日常的生活用品,衣服···

他宁愿自己将就一些,也要努力给我他能给我的最好。他对自己的事一向不是很在意,不论什么,只要有荣耀就好。

这么多年,都没见他对什么人这么关心在意过。”

 

苏沐橙将视线转向了他:“所以,当他对我说他和你在一起了的时候,我知道,他是真的很爱你。”

 

周泽楷明白苏沐橙说这番话的用意,她是在担心他,担心他还是在不解之中。

 

其实,他一直没告诉苏沐橙他早就明白了叶修的心意,也正视了自己的心意。

 

只是,对他们之间来说,这个早就,还是太迟,以致于叶修都没能来得及好好亲口说出。周泽楷也没能来得及再向叶修索取多一些,再多一些温暖和眷念。

 

 苍天弄人,让叶修太晚才明白自己的真实情感,让周泽楷在叶修离开他后更加深爱。

 

他也想过,或许是他和叶修之间没有缘分,可是如果没有缘分,他们又怎么会遇到对方?如果没有缘分,他们又怎么会相爱?

但如果有缘分,叶修又为什么这么早就离开了他?

 

想来想去也没个结果,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变成一个解不开的心结。最后他将错都归在自己身上,也许是自己的运气不好,遇见叶修,与他相爱,就已经透支了他这生的幸运。

 

有时也不免暗暗感叹:难怪那么多人都只求相守一生,原来只这一生,就已经足够艰难。

  

 他轻轻把头靠在墓碑上然后闭上眼睛,墓园里似乎只剩了他一个人,安静得仿佛将他与叶修分隔开来,变成三个世界。

 

没关系的,我已经放下了,所以,放心吧,叶修。他脑海中只有这一句话。

不知不觉,已是夜晚。周泽楷已经在墓园中坐了一天。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起身准备离开。

 

突然,天空中开始绽放绚烂的烟火。

 

周泽楷呆住了,时间仿佛回到了他与叶修刚在一起时的那一年平安夜,天空中也是这样绚烂的烟火,周泽楷笑着说:

“叶修,圣诞快乐。”

 

叶修假装不经意似的,拉起了他的手臂,快速地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明明烟火盛放的声音很响亮,他却把那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烟火短暂却美丽的光芒照亮了周泽楷和叶修的身影,然后下落,熄灭。

 

再转头时,叶修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好好地站回了他身旁。

 

再转头时,他已经被时光消磨得不见了踪迹。

 

没有声音的,周泽楷突然就流下了眼泪,他一抹眼角,似乎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就哭了。然后,他俯下身子,紧紧地抱住了叶修冰冷的墓碑。

 

此刻,他承认了自己心中最无法触碰的地方,一直以来,都用已经放下了来麻痹自己。

 

怎么放下?

 

怎么放下?

 

还是根本不想放下?

 

每过一年,对叶修的记忆并不会淡忘,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深,仿佛要将叶修的模样完完整整刻进周泽楷的心中。

 

或者,其实早就已经在心中刻下了叶修的模样?

 

黑白照上的男人仍然不知疲倦地笑着,正是记忆里他的笑貌,每回想起一次,就是一次绵密而漫长的疼痛。 

 

叶修,我的叶修······

 

如果我要是能够早点遇到你······

 

如果我能够更早一些陪在你身边······

 

如果我能够在那时也不放开手固执地陪在你身边······

 

 

 

 

再睁眼时,眼前多了一个身影,那人一如从前的慵懒,勾起了一个熟悉的笑容,骨节分明的手从容地向他伸来,缓缓开口道:

“小周。”

 

不善于表达的他在此刻只能像个孩子一般放声痛哭:

“叶修···叶修···我好想你···”

 

他的双手仿佛要抓住什么一般,终是什么也没能抓住。不管是什么,都从他的指缝间缓缓穿过。

 

惘然间,仿佛听到了耳边一句若有若无的叹息:

“小周,照顾好自己,还有······”

 

    那三个字,周泽楷至今铭刻在心。

 

 

 

 

 

 

 

 

 

 

 

 

 

 

 

 

 

 

 

 

 

烟火在天空中绽放,叶修拉过周泽楷的手臂,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

 

“我爱你。”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魏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