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When you wanna be with someone (2)

依旧可能ooc,文笔混乱废大家凑合着看23333

之前的虐,那现在就来好好甜一次吧。(我才不会说带着小刀子)

(也可能我功力不够所以不甜,,ԾㅂԾ,,你还好意思说···)

上一篇走这里~http://samsararita.lofter.com/post/1e4da5cf_e3b9858

 

 

 

 

 

 

 

 

funny everyday

S市突然就下起了大雨。

 

因为住得离俱乐部很近以及害人的天气预报而没有带伞的周泽楷在大厅傻站着。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若有所思地转身走了。

训练结束已经接近六点了,想起家里嗷嗷待哺的那位,周泽楷顾不上保安室大叔投来的目光,脑子一热,形象全无地跑了起来。

 

“小周,伞借给你。”江波涛大大走回了大厅,一边拆伞套,一边抬头找人。

 

周泽楷已经跑没影了。

 

 

 

 

S市突然就下起了大雨。

 

叶修正躺在床上肆无忌惮地霸占着周泽楷的电脑,披着轮回公会的马甲带领着兴欣抢着野图boss。

 

“风梳你带着第一小队去绕背干掉我后面的这一批牧师,强火力,直接轰上去!”

 

“收到!”

 

“老魏你还行不行了?能不能好好牵制住我左边的远程了?不行就赶快请求支援啊老年人别硬撑!”

 

“皮皮修你说谁不行?!”

 

“晓枪拉稳仇恨,注意别OT了!”

 

“1。”

 

 

 

 

 

知道内情的孤饮看着眼前渐渐被兴欣掌控在手中的局势,内心崩溃地呐喊:

 

队长你在哪里,快回家收了这个妖孽吧!

 

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么下去咱们公会迟早要玩!

 

不是没想过把叶修从队伍里揪出来,按理来说他给自己人报方向的时候就该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可实在架不住人神通广大,找到差不多的位置时人早就跑没影了。

 

队长,你是娶了个祸害苍生的队长夫人进门啊!

 

孤饮欲哭无泪,继续做着无谓的挣扎。QAQ

 

 

 

 

 

 

 

 

风狠狠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让叶修从战斗中回过神来。

 

今天早上小周出门的时候貌似没带伞吧···嗯没办法,那哥就去做一回小天使吧!

                                              

要做枪王的男人:老魏,boss拿稳了,哥先下了。

 

迎风布阵:什么,老叶你去哪儿?!

 

要做枪王的男人:去拯救小周。

 

迎风布阵:卧槽老叶你个重色轻友的你回来!你这个辣鸡你给老子回来!

 

荣耀提醒:

您的好友“要做枪王的男人”已下线。

 

迎风布阵:···

 

 

 

 

 

 

果断关了电源,叼着根珍宝珠,拿了把伞,叶修就出门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呢···

 

不管了,小周最重要。

 

 

 

 

 

 

 

 

战场上突然没了叶修的声音,顿时让孤饮觉得神清气爽。

 

枪王大大你终于回来了!QAQ

 

可是,晚了啊,我们,已经败了。

 

正这么感慨着“朕的江山啊!就这么没了!”下一秒孤饮就被不知道哪里飞出来的一块板砖拍掉了最后一滴血,躺在地上看着兴欣的一帮野路子们带着boss欢快洒脱地走了。

 

 

作孽啊!

 

 

孤饮往身后的沙发上一躺,抚上了自己的双眼。

 

今天的会长大人也有点小忧伤呢。〒▽〒

 

 

 

 

 

 

 

正要去食堂的江波涛远远地就看见了叶修叼着烟撑着伞不紧不慢地踱了过来。等他走近了一看,maya,那(哔——)的是一根棒棒糖。

 

江波涛当即当机。

 

好震惊好尴尬以及各种不可言喻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叶神,你怎么来了?”

 

“来接小周,小周人呢?”

 

“小周已经先走了。”

 

“什么?他没带伞,怎么走的?”

 

“没撑伞,直接跑了,我本来···”

 

“下这么大的雨,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我···”

 

可怜江波涛大大还没说俩字儿呢,叶修急匆匆地扭头就走,完全不在意江波涛接下来想说什么。

这俩人果然是一家的。这么想着的工皮寿大大有些心力憔悴地认真思考撕掉“周语十级”的证书浪迹天涯。

 

今天的轮回副队长大人也依旧不负众望地扔掉了九点水快乐成长着。

 

 

 

 

 

illness

 

叶修回到公寓楼下时,房间的灯还没有亮,心里不由得焦急了几分。

 

门外有没干透的水印,门也没有好好关上。

 

难道进贼了?叶修心想。

 

屋子里黑漆漆的,叶修不敢随意开灯,只好循着唯一的光源来到了···

 

浴室?!

 

缭绕的水汽没能遮住周泽楷修长的双腿。水珠从他平坦结实的小腹上溜去了不可言喻的地方。

 

大约是嫌刘海被打湿垂下来遮住了视线,他抬头,闭上眼睛,将头发向后捋,嘴唇微微张开,水珠于是又顺着他的喉结滑下去。

 

叶修瞬间背过身去内心狂躁无比:

 

救命啊警察叔叔,这里有人犯罪!

 

美色惑人。

 

 

 

 

 

周泽开从浴室出来时,叶修上前去握住了他的手。在热水里冲了那么久,手还是冰凉的,他忍不住心疼地责怪:”小周,这么大的雨,怎么伞也没拿就跑回来了?”

 

周泽楷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叶修的眼睛,缓缓开口:“说好了···至少晚餐···要一起。”

 

为了你的健康,我向你承诺过至少每天的晚餐要由我准备,要和你一起。尽管这也许只是件小事,但我想尽力做到对你的每个承诺。

 

饶是叶修这样身经百战的心脏听到这样直白的话也是老脸一红。感觉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心里嘲讽地向自己开起了嘴炮感慨算是栽在周泽楷身上了,三十的人了怎么一遇到和他有关的事就像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似的。

 

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年岁,青葱少年也好,垂垂老矣也好,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感谢命运将他带到身边。

 

 

 

 

事实证明不管是战五渣体质还是常常锻炼的枪王体质,都是经不起魔都一场说来就来的暴雨的摧残。

 

夜里,叶修的之间不经意擦过了周泽楷的额头,然后猛然被烫人得可怕的温度惊醒。他瞬间清醒过来,伸手打开了床头的灯,才看清眼前的样子。周泽楷的额头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将头发沾湿,眉头时不时紧皱着,嘴里说着什么胡话,却闭着眼睛始终没睁开。

 

叶修尝试着轻声唤醒他:“小周?小周醒醒···做噩梦了吗?”

 

周泽楷微微睁开了眼睛,喃喃的念到:“前辈···叶修···别走···”

看着周泽楷昏昏沉沉的样子,叶修顾不得再多考虑什么,握住周泽楷的手,用不可置信的柔声安慰道:“我不走,小周,我在呢。”又腾出另一只手拿到了周泽楷的手机,熟练地按上自己的指纹解开了锁屏。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打个电话去打扰江波涛。不好意思江波涛大大,为了我家小周,只能这么牺牲你了!

 

“喂,哪位···”很疲惫的声音响起。

 

“小江?我是叶修。”

 

对面一阵寂静。江波涛这时正强压住内心涌动的洪荒之力,颤抖着开口说话:

 

“叶···叶神,这么晚了你怎么用小周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小周今天可能是因为淋了雨,现在发烧了,请你们那边方便的私人医生给过来看一看吧。”

 

“发烧了?烧得很厉害?”

 

“可不,估计再烧下去你们家队长的脑子就要烧坏了。”

 

“好好好,叶神你先照顾着小周,我去联系经理。”

 

“尽量快一点。”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叶修想起身给周泽楷倒一杯开水来,不料手被紧紧地抓住,他只好无奈地坐下,帮他掖好被子理了理刘海儿,看着他仍然紧皱的眉头,忍不住抚了上去:“这孩子,是又想起了以前的什么?”

 

 

 

 

 

 

是的,周泽楷在发高烧时梦见了以前。

 

叶修为了他独自站出来承担了一切责任,被人唾骂,而他只能站在他的身后,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受到伤害。

 

大约是现实太美好太幸福了,梦里的他无助绝望,他梦到叶修因为受不了伤害和不理解,离开了他,再也不见他了,他拼命地在叶修身后追赶着,却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到自己再也看不见。

 

他突然双手抱着头,在原地蹲下痛哭 。

 

叶修看着周泽楷眼角流下来的眼泪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顿时慌了神,拉住周泽楷的手使了点力气,硬是把人从梦中叫醒了。

 

周泽楷在清醒的刹那,用力地抱住了叶修,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叶修···谢谢你···”

 

叶修轻拍着周泽楷的背:“好了好了···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哭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周泽楷没说话。

 

叶修,谢谢你。谢谢你选择了留在我身边,谢谢你用你的双手把我从噩梦中捞起。

 

做着失去你的梦,醒来时发现你还在身边的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感谢你。

 

 

 

 

 

 

 

 

不多时,轮回的随队医生就赶来了。查看了周泽楷的病症后,写下了处方单。在嘱咐了叶修要注意的事项后,便打算离开了。

 

然后他恰巧看见了叶修把周泽楷捞起来披上衣服,端着水让他吃了药又小心地把人塞回被子里的场景。

 

于是临走时他对送他到门口的叶修说了一句:“叶先生,周先生现在身体状况您也看见了,那种事,尽量等他好了以后再做吧,不然他的身体可能经受不住,病期会延长。”

 

接着,他在叶修脸上看到了那让他如沐春风般温暖的笑容。

 

就是带着这样的笑,叶修微微点了点头。

 

奶奶的,你他妈哪只眼睛看出来哥是在上面的那个了?

 

 

 

 

 

 

 

 

感冒药的睡眠效果很好,吃完药睡下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周泽楷醒来觉得身上没有出了汗之后的粘腻感,看来是叶修帮他换过了衣物。拿起了手机看了看,已经七点半了,平常该是两人一起吃早餐的时间了。

 

不见叶修的身影。

 

他披上一件衣服,下了床。

 

在厨房里找到了叶修的身影。那场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刚刚撒进窗的阳光,叶修左手拿着手机,眼睛盯着屏幕,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煮粥的步骤,右手拿着汤勺在锅里慢慢地搅着,香味从厨房一直蔓延到卧室。周泽楷就这么远远地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叶修的身影,心没来由的猛跳。那一刻,他想的是幼稚又真切的:

我要和他永远在一起。

 

 

 

真正想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为了他放弃睡觉的时间,早早地起床去做你本来并不擅长的事。这才是爱。

 

 

 

 

周泽楷不忍心去打扰叶修,于是乖乖地躺回了床上等着他来。

 

朦胧地又要睡过去时,粥的香味又将他勾醒。

 

“小周,醒醒,起来吃早饭了。”

 

叶修在周泽楷坐起来后立刻给他披上了一件衣服,周泽楷盯着眼前的粥没动。

 

“怎么了?是不是没胃口,不想吃?”叶修有点紧张。

 

周泽楷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叶修,然后慢慢张开了嘴。

 

生病的时候向前辈撒个娇,前辈会同意的吧。

 

这是我们痴汉枪王大大的内心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笑了笑,随即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粥,尝了一小口,确定温度正好,才送到周泽楷的嘴边。

 

自带小粉花背景等待投喂的周·大型犬·泽楷在此刻明白了人生幸福的真谛。

 

就在叶修给周泽楷喂粥的时候,他像是思量了良久才有要说话的样子。

 

他放下了粥碗,伸手将周泽楷的头轻摁到自己的肩膀上。

 

周泽楷被叶修突如其来的动作弄懵了。

 

联盟的心脏,三十岁的男人脸红得不成样子,眼睛盯着碗里的粥,小声开口:

 

“小周,我会一直在的,不走。”

 

一开始周泽楷还不明了,然后回想起昨天烧得晕晕乎乎时做的那个梦,梦中的情景,他说的话,一下子红了耳根子。

 

梦话居然被叶修听见了,还因为这件事,让叶修对他做了一个承诺。

 

可是,这样的承诺,让他觉得很安心,他了然,梦里的事绝对不会发生。

 

因为叶修说了会陪在他身边,那就真的是一辈子。

 

 

 

 

 

 

 

 

 

 

当你爱上一个人,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向自己发誓:

无论疾病还是健康,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

都爱他,

照顾他,

尊重他,

接纳他,

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40 )

© 魏沐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