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爱人 番外2

上一篇写的是小周中心,那这一篇就是以叶修为中心。

依旧文笔渣,满足自己的脑洞而已。

每天看着各位太太们几百几百的热度小透明的我心塞。。。

 

 

 

 

 

 

 

 

 

 

 

又是一年平安夜。

 

平安夜,平安喜乐,他却在那天离开了他的爱人,那么自私地夺走了他的每一个圣诞。

 

有时叶修不由嘲讽地感叹:人死了之后就是好啊,不会困也不会饿,偶尔兴致来了闭个眼,再睁开时白天或者黑夜,只是······

 

到底还是会想他。

 

 

 

 

他现在无法离开自己的墓碑,这让他有些苦恼,想起了刚死的那七天灵魂可以自在游荡的日子。

 

 

 

 

来不及多想,车撞过来,他推开周泽楷。

 

因为爱他,所以下意识地保护他,想让他活下去。只是这样简单的理由而已,并非是要以自己的死来换周泽楷记他一辈子。

 

可以的话,他倒希望周泽楷忘了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他那样单纯的孩子,原本就该拥有一个充满朝气和希望的未来。

 

可以的话,可以的话······

 

想再······

 

他感觉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慢慢漂浮在半空中。他看见周泽楷跪坐在他身旁,很镇定地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在外人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可只有叶修看见了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和瞳孔中惊涛骇浪的无助惊恐。

 

叶修知道的,周泽楷很害怕失去他,可从没有像此刻如此强烈的希望他别离开。

 

他沉默地看着医生对叶修进行急救措施,然后又沉默地听着医生对他说的话:

 

 

 

“先生,请节哀。”

 

 

 

 

周泽楷仍然沉默地盯着叶修的身体,像是在等待叶修醒来,然后告诉他这只是个恶作剧。

 

叶修来到他身边蹲下,低下头轻声说:“别看啦小周,你再看也醒不过来了,哥又不是君莫笑,不会加血啊。”

 

周泽楷听不见这些话,只是使劲地盯着看,直到最后医院将叶修的身体带走。

 

他站起来,却因为双腿麻木失去知觉又跪了下去。倾盆的大雨笼罩着黑夜,行人们好奇地看着这个仿佛在雨中忏悔的青年。

 

叶修徒劳地想将他扶起来,双手却只能一次又一次地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小周,小周你快起来,这么冷的天,你这样会生病的。”

 

“小周,你听话好不好?”

 

“小周······”

 

“周泽楷你他妈再不起来哥就下辈子不要你了!”

 

像是听见了什么似的,周泽楷挣扎着站了起来。叶修跟在他身旁,看他麻木又茫然地向前走。

 

曾经在路灯下并肩牵手的影子,如今只剩一个,孤单摇晃。

 

叶修看见周泽楷锁了门,然后开始一瓶接一瓶地往胃里灌着高度数的酒,像是冷得要把自己烧起来才会感受到暖意。

 

对于周泽楷来说,失去了叶修的四季便亦如寒冬。

 

他眼睁睁地看着周泽楷酗酒。

喝不动了就睡,睡醒再接着喝,一点一点地用酒精来麻痹情感与大脑,却硬生生没流一滴眼泪。

 

周泽楷近乎疯狂地破坏着对职业选手来说最宝贵的东西。

 

而叶修什么也不能做。

 

有什么比看着爱人坠入深渊更绝望的事么?

 

有。

当然有。

 

看着你的爱人坠入深渊而你无能为力,任其坠落。

 

第四天,苏沐橙来了。

 

叶修惊讶地看着平日里温柔可爱的妹妹一脚踹开了房门,在混乱的酒瓶衣物中找到了周泽楷。

 

半梦半醒中,嘴里喃喃地念着:“前辈···前辈···”。

 

“啪”。

 

在看清他的模样后,苏沐橙不由分说地给了他一个耳光。

 

看得叶修心疼,却是将周泽楷打醒了。

 

苏沐橙蓦地红了眼眶,走上前去用力拎起周泽楷的衣领哽咽着怒骂:“周泽楷你他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么多酒精灌下去,对自己身体伤害多大你不知道么?!要是叶修看到,他一定···”

 

本来低头沉默不言的周泽楷,在听到叶修的名字时忽然抬起了头,认真地盯着苏沐橙看,半晌,极认真地开口:“这样,叶修一定会···会回来骂我。”

 

苏沐橙没能忍住撑了好久不落下的眼泪,她闭上眼睛,努力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知道的,前辈走了。”是周泽楷替她说出了这伤人句话。

 

苏沐橙想过很多提到叶修时他崩溃的样子,但他用难以置信的平静说出了这残酷的事实,脸上还带着温柔恬静的笑容,仿佛身处那个人们熟知的甜美悲伤的童话。

 

 

 

 

小王子笑着明白了,他永远都等不到他的狐狸回来了。

 

 

 

 

其他的,便模模糊糊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在灵魂可以自由飘荡的最后一天周泽楷的样子。

 

 

 

参加完葬礼的周泽楷回到房间整理与叶修有关的东西。整理到他的行李箱时,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的是个相框。

 

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周泽楷颤抖着双手慢慢地将相框摆正。

 

 

那是他第一次送叶修玫瑰时,苏沐橙瞬时抓拍下的照片。

 

照片中叶修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叼着烟,靠在沙发上。

 

大约是节日的原因吧,或是为了见他,身上穿着的白衬衫黑西裤莫名多了一丝认真。

 

那天是平安夜。

 

周泽楷在叶修身后,将玫瑰花递到叶修眼前,右手环住叶修,轻轻靠在他的耳边,在说着什么。

 

那句话温暖明亮地照亮了叶修的面容,也明朗了他脸上无法掩饰的惊喜与感动,就是带着那样好的表情,他勾过周泽楷的脖子,吻上他的面颊。

 

那时午后,阳光正好,爱人正好。

 

 

 

 

只是爱情终究未满。

 

 

 

 

 

一阵天旋地转,过往的那一幕不停重复地在脑海中,在眼前回放。

 

叶修。

 

叶修。

 

周泽楷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彻底崩溃,他无法抑制地流起了眼泪。

 

一滴,一滴。

 

最后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叶修沉默地来到他身旁,想用手蒙住周泽楷的眼睛。

 

他明白这么做没有任何作用,只是真的不想看着他那么难过而已。

 

可是,明明是该触碰不到任何东西,叶修却像是要被掌心滚烫的泪水灼伤一般。

 

疼得惊心刻骨。

 

他缓缓移开手,捂住周泽楷的耳朵,然后靠近他的耳畔轻声道:

 

小周。

 

小周。

 

周泽楷。

 

过去之人不可追。

 

 

 

 

 

 

 

 

 

现在想来,周泽楷不愧是他看上的人,聪明的很,明白是非对错,可得与不可得放手与必须放手,遗忘与必须遗忘······

 

才怪!

 

前面几条倒是都清楚了,可是他不放手,也不忘记。叶修一直不太明白,那些可以称之为悲痛的记忆,周泽楷到底为什么不愿意放下,也不愿意忘记,哭得那么惨,颓废了那么久,这些倒说忘就忘······

 

今天又是平安夜吧,那个死心眼的孩子又会来吧。

 

今年,是第几年了?

 

算了,记不清了。他愿意来就来吧······

 

叶修想着这些,却稍有了困意,脑中隐忍又细小的疼痛逼着他坐在自己的墓碑上缓缓闭上眼睛。

 

再睁眼时,他看到的是苏沐橙带泪的脸颊。大约是因为故意背对着周泽楷没有让他看到,不想倒让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她平静叙述过去的事。还是个小姑娘的样子,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双肩微微颤抖。

 

叶修蹲下身来,轻柔抚摸苏沐橙的头:“对不起啊,沐橙。”

 

明明答应过你的哥哥要好好陪在你身边照顾你,结果竟然弄成了这么个样子。最初的那段时间,明明自己已经伤心得不行,还要去照顾小周。

 

真的是,很抱歉啊······

 

我看见了,你是真的,真的长大了,可以好好照顾自己,只依靠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你,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好。

 

 

 

短暂的沉默后,苏沐橙起身要离开。临走时,她依旧背对着周泽楷,声音听不出情绪:“周泽楷,你一定带着对他的思念和他的荣耀好好生活下去,千万不能忘记。”

 

周泽楷维持着先前站在碑前的姿势,只是点了点头。

 

苏沐橙在没有听到任何应答时便离开。

她心里清楚得很,周泽楷对于这个要求的答案绝对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周泽楷慢慢蹲下身来,靠坐在叶修的墓碑旁,在有什么快要溢出的时候闭上眼睛,竟是睡着了。

 

他还是那么好看。纵使时光如流水般逝去,也不忍心在眼前的人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这么一比,倒是已被停止了时间的自己还稍微显得老了些。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笑道:“这怎么就睡了呢?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小周。”

 

然后他坐到了周泽楷身边,倚着自己的碑再次闭上眼睛。

 

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已经站了起来。

 

他揉揉眼睛:“小周,要走了吗?”

 

这时,身后传来烟火的声音。漆黑的夜幕上,焰火一朵接一朵地绽放,然后消失,留下点点星光,如同叶修短暂却耀眼的生命。

 

远处的繁华热闹将墓园衬得更加冷寂。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焰火,叶修凝望着他好看的侧脸。

 

脑海中细小的疼痛被无限放大,催促着叶修回想起来那年的平安夜,似乎也是这样,两个人一起看焰火,没缘由地突然拉过周泽楷的手臂,对他说······

 

从前说得太少,现在不论重复多少次,他也没有办法听到。

 

回过神时,他触上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指尖沾上的冰凉液体。

 

还以为自己不会哭的,还好他看不见,不然该多丢脸啊······

 

恍惚间听到熟悉的声音轻声念着他的名字。

 

叶修心脏骤停,慌忙地用手背抹去了眼泪然后转身。

 

赫然在周泽楷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视线交汇的时候,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没了声响。

 

叶修愣了愣,随即笑着向周泽楷伸出手。焰火忽明忽暗的光芒将他笼罩在一般的阴影里。

 

周泽楷使劲想碰到叶修的手,如同孩子般哭喊:

 

“叶修···叶修···我好想你···”

 

 

手与手隔了一段不可触碰的距离,虽然那么近,但只因为那一线之隔,怎么也不可能触碰在一起。

 

既然这样,那就······

他和从前一样靠近他的耳边,就像要告诉他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说出来,却如同叹息:

 

“小周,照顾好自己,还有······”

 

 

 

 

 

 

 

 

 

 

 

 

 

 

 

 

 

 

 

 

 

 

 

 

 

 

平安夜,叶修正坐在沙发上等待他的爱人。

 

突然,一捧好看的玫瑰和一双好看的手将叶修圈成一个小小的世界。

 

叶修懵了好一会儿,才展开明亮的笑颜,认真得像是在开玩笑:

 

“小周,以后要每年一束哦。”

 

“叶修。”

 

“嗯?怎么了,不答应?”

 

“我爱你。”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42 )

© 魏沐木 | Powered by LOFTER